Rise of the Runelords

星期一, 库索娜 30号,4707
Moonday, Kuthona 30th, 4707

接下来的4天,下起了倾盆大雨。绝大部分游骑兵们都呆在要塞中。法弗雷三人得以更好的了解他们。

威尔热爱战术和计划——他还是要塞内的前任棋王。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要塞中。

萨丽安娜和桑伽都曾经是强盗。萨丽安娜来自切列克斯,在切列克斯重金悬赏她的脑袋后她逃亡到了这里。 桑伽至少谋杀了20人,也许他加入骑兵团是为了赎罪。

卡雷里亚斯在这里又有一位学徒,一个腼腆的年轻半精灵——莱利瑞亚·狼伴,同样有一匹狼作为动物伙伴(虽然它的体型比卡雷里亚斯的凶暴狼伙伴席尔瓦依尔小很多)。

佛比诺,大嘴巴侏儒游侠,他喜欢骑在巨鹰背上巡逻(兰尼克要塞上有一个鹰巢)。虽然外表开朗乐观,但是和威尔和娜琳达一样,佛比诺的家人也死于食人魔之手,因此他自愿加入人类对抗这些邪恶的生物。

要塞中女性很少,大多数游骑兵都是单身汉,但是娜琳达和桑伽是令人羡慕的一对——虽然其他游骑兵常常取笑他们。

在这四天里面,沙蕾露最终开始正常的对待雅加卓斯,虽然法弗雷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长谈,但是他觉得沙蕾露开始了解到雅加卓斯对沙蕾露的母亲辛西娅的爱有多深,她的死去对雅加卓斯的打击有多么沉重,让他想要切断一切与哭叶,沙蕾露的联系,因为这一切能让他回忆起辛西娅。

每天晚上,莱利瑞亚会用她甜美的嗓音为大家歌唱,佛比诺和卡雷里亚斯会用长笛和里拉琴伴奏。

拉马塔在库索娜30号晚上返回了要塞,刚好赶上新年庆典。当天晚上,要塞里的每个人一起喝酒,跳舞,一起欢笑,暂时忘却了凶恶的食人魔,欢乐的迎接了新年。度过了愉快的一晚。

View
星期四,库索娜 26号, 4707
Oathday, Kuthona 26th, 4707

接下来的一天,要塞内的战斗训练要求更加严格。游骑兵们都知道接下来几个星期内就会有许多严酷的战斗。 法弗雷注意到萨丽安娜和桑伽是技巧形的剑手。威尔由于他高大的身材是力量型战士。 拉马塔出去巡逻了并没有参加训练,雅加卓斯也没有,但是他和沙蕾露应该是要塞中最出色的射手。

View
星期三,库索娜 25号,4707
Wealday, Kuthona 25th, 4707

法弗雷与游骑兵一起巡逻。当他们回到要塞时,他听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他转身发现是精灵游侠沙蕾露。沙蕾露见到老熟人后非常开心,虽然她对法弗雷奢华的装扮有些惊讶,但是仍旧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关切的询问起在沙点镇各位的消息。

两位携带着一名伤员归来的游骑兵打断了他们接下来的对话,达姆罗格神父迅速上去治疗伤员。另外两位则是,萨丽安娜——有着一头乌黑长发一位高大健美的女性,身边还跟着一头凶猛的火纹豹。和一个身材结实,极其英俊的年轻人,在他开口自我介绍以前。娜琳达冲出堡垒高喊“桑伽”,一下跳进他的怀中。

拉马塔也出来查看归来的巡逻队。在那对情侣卿卿我我之际,萨丽安娜向拉马塔和其它人报告,他们8人巡逻队遇到了一大群食人魔,领头食人魔萨满精通某种火焰魔法。游骑兵们杀掉一些敌人后不得不撤退。只有她自己,桑伽还有那名受伤的游骑兵活着回来了。萨丽安娜懂一点巨人语和食人魔语,报告说她听到这些凶残的敌人曾近在讨论杀掉在“发臭人类小镇”里的每个人。

晚些时候,法弗雷三人与拉马塔,萨丽安娜,雅加卓斯,卡雷里亚斯,沙蕾露一起商讨对策。游骑兵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法弗雷的其他伙伴,以及他们如何在灾难中拯救沙点镇和玛格尼玛尔。拉马塔询问法弗雷等人他的同伴是否愿意加入对食人魔的突击行动。法弗雷答应试着与同伴们联络。卡雷里亚斯和沙蕾露建议法弗雷写两封信,通过动物信使可以把信送到沙点镇,然后通过伊井子和米尔肯(卡雷里亚斯的学徒,现在在沙点镇教堂工作)转交。拉马塔同样写了一封求援信希望法弗雷的同伴们代为转交给玛格尼玛尔高层。

View
星期二,库索娜 24号,4707
Toilday, Kuthona 24th, 4707

接下来的一天,阿道夫,法弗雷和亨克与其他一些游骑兵一起进行了巡逻。 阿道夫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少女——娜琳达。她的父母以及两个兄长在她10岁时死于食人魔的袭击。她设法逃到了森林中,但是食人魔一直追逐着她,直到当时在林中巡逻的拉马塔拯救了她的性命。从此以后,拉马塔就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照顾着她。

娜琳达年轻冲动,急切的想要完成游骑兵训练以尽快开始执行任务,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认为拉马塔对她有些过分保护。她补充到桑伽——她的男友,一个勇敢英俊的年轻人是黑羽游骑兵团中最好的剑士,她希望能与他一起战斗。

当晚,法弗雷发现绝大部分的游骑兵是埃拉斯蒂尔和哥兹莱的信徒, 只有少数人信仰黛丝娜:娜琳达,雅加卓斯和一个心地善良的侏儒游侠——佛比诺。
他从大嘴巴的佛比诺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沙蕾露和雅加卓斯的关系不好,你瞧,沙蕾露在一个叫做哭叶的精灵小镇中长大,就在米拉尼森林边上。大概30年前,一头绿龙带领一群伊特怪袭击并且杀死了许多精灵,危机时分一群冒险者出现,与怪物们进行了一场惊天大战,所有冒险者都不幸死去了,除了一个人:一个叫做雅加卓斯的游侠。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他与一名女性精灵坠入爱河,从此生活在了一起,这名精灵是沙蕾露的母亲。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们就这样一起生活,雅加卓斯成为了沙蕾露的继父,虽然和沙蕾露相比他要年轻的多。你知道沙蕾露大概有150岁了吗?不管怎么样,大概三年后,命运弄人,哭叶又一次受到了袭击…还是那头龙,它变成了某种不死生物回来复仇。又是一场大战,在杀掉那头龙之前,更多精灵死去了,其中不幸有沙蕾露的母亲。

沙蕾露显然伤透了心,但是当她寻找雅加卓斯时,她发现他不见了。雅加卓斯离开了精灵小镇。沙蕾露从来没有原谅过他,认为他在袭击中逃走了。但是我不这么认为,虽然雅加卓斯从来没有和我聊过这事,但我认为他是由于爱人至死过于悲伤而离开了那片伤心之地。命运指引他来到了兰尼克要塞,在这里他每天都有生命危险,但是我总有种感觉,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在了哭叶。

我一直试图说服沙蕾露给他一次机会。我知道雅加卓斯是一个好人,但是…你瞧沙蕾露也救过我的命,我非常尊敬她,但她有时候她太过固执,这时你们精灵的毛病”

View
星期一,库索娜 23rd, 4707
Moonday, Kuthona 23rd, 4707

一早,法弗雷三人骑马离开了龟背渡口。他们沿着骷髅河边的道路向着东北前进。泥泞的道路勘勘高过河水,就在三人脚下清澈的河水奔腾咆哮的冲向克雷波顿湖。

一行人穿过了一座横跨骷髅河的坚固木桥,继续向着东北前进。一路上他们时刻保持警惕,因为在左手边就是克里格森林,昨天他们已经听说森林里面有着凶恶的生物。幸运的是,一路上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打扰,刚过中午,他们进入了一个宽阔,多岩的峡谷。法弗雷三人看到了兰尼克要塞坐落于峡谷北部的尽头。

兰尼克要塞窝在两面峭壁之间,15尺高坚实的城墙上满是碉堡。看起来像是一张历经沧桑老兵的脸孔,要塞上的弹坑,裂痕以及伤疤是它荣誉的证明。城墙后面石质的要塞倔强的依靠在山崖,突出的塔楼看起来就像是难看的碎牙。就在要塞城墙外面不远处,白色的河水如瀑布般自山崖边下泻入一个巨大的水池。

要塞城垛上的哨兵向法弗雷三人问好。在一番自我介绍后,他们进入了兰尼克要塞内部,一个名为威尔·特姆洛斯的高大尙提男子欢迎了他们。法弗雷递上了贝尔检察官的介绍信,并询问沙蕾露在哪里。威尔告知法弗雷沙蕾露正在巡逻,几天后应该就会回来。

威尔带领三人参观要塞,并和他们介绍要塞中的其他同志。其中一个是卡雷里亚斯——高大聪明的精灵,一头褐色的凶暴狼时刻伴他左右。他是本地的德鲁伊,曾经也在沙点镇做过格兹雷牧师。法弗雷热情的和他问好,两位精灵用精灵语交流了一番的同时威尔把亨克和阿道夫介绍胖墩墩的男子——达姆罗格神父,他是埃拉斯蒂尔的牧师。

在相互攀谈了几分钟后,法弗雷3人注意到了远处一名留着山羊胡带着一只眼罩的黑发男子。他看起来是一个严肃的经验丰富的老兵,身后背着一把漂亮的银色长弓,法弗雷注意到这把弓明显是精灵制作的。威尔向他们介绍这位是雅加卓斯,兰尼克要塞的二把手。雅加卓斯礼貌的和三人握了握手,随后便告辞了。

当晚,法弗雷,亨克,阿道夫和其它战士在饭堂与要塞的指挥官,拉马塔·贝登一起用餐。这个高大英俊的中年战士热情的欢迎他们来到兰尼克要塞。席间,拉马塔告诉法弗雷三人他们前来的正是时候。最近食人魔愈发活跃残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煽动他们,当游骑兵们增加巡逻试图寻找更多线索时,这似乎更加激怒了这些凶暴的怪物,自夏天以来已经有将近30名游骑兵牺牲了,这几乎占了要塞兵力的三分之一。拉马塔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向玛格尼玛尔请求增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他们三人只有前几个月独自前来的精灵游侠-沙蕾露。

拉马塔询问法弗雷是否可以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他承认要塞现在需要任何可以利用的力量。法弗雷为了见到沙蕾露满口答应下来。

View
星期日(Sunday),库索娜, 22号, 4707
Sunday, Kuthona 22nd, 4707

在森林边缘露营一晚后,法弗雷一行人继续他们一路向北的旅程。在克雷波顿湖的南岸——他们经过了潘达卡——一个小渔村,在那里法弗雷3人享受了当地美食野果乌龟蛋挞。

傍晚时分,3人抵达了龟背渡口。这是个大约有500居民的小镇,坐落于克雷波顿湖的北岸。在他们寻找旅馆时,法弗雷注意到一艘装点着各色彩灯的大船停靠在岸边,上面充满了欢声笑语。

法弗雷一行人在镇上的旅馆——乌龟厅休息过夜。在晚饭时他们遇到了两个渔民——帕卡拉斯和乌尔特罗。两人听闻三人打算拜访兰尼克要塞的游骑兵后非常高兴。 他们告诉三人一些有用的信息: 龟背渡口一直受到钩子山脉中恐怖食人魔们的威胁,但是45年前,玛格尼玛尔派人在钩子山脉与龟背渡口之间建立了兰尼克要塞,并驻扎了黑羽游骑兵团。在40年前的破碎谷战役中,游骑兵团大败食人魔,从此以后,尽管仍有零星食人魔偶尔伏击旅人,但是这些怪物的数量再也没有达到以前的规模。

但是山中仍然充满危险,居住于此勇敢的猎人,矿工,伐木工都知道也许未来某一天他们都会变成这些凶恶怪物的猎物。每年都有一些游骑兵在这里失去性命。近几年来,有人看到过一种新的更加凶恶恐怖的食人魔在克里格森林中出没。现在即使最勇敢的猎人也不敢进入克里格森林狩猎,他们转而前往灰烬森林讨生活。

龟背渡口因其三个用巨型海龟壳建造成的驳船闻名。还有一艘“天堂号”赌船也很有名,本地人可以在一天辛苦的工作后上去放松一把。天堂号一年半前来到龟背渡口,随即其名声远播到了伊尔苏里安。船长是一位美丽的女性,人们都叫她露西船长。

渔业在克雷波顿湖发展的非常好,只要远离危险的西岸,那里有着巨型雀鳝,巨型乌龟,和黑腹鳗。湖的西北部遍布黑色海藻,甚至有着更加危险的生物,所以无人去那里打鱼。

镇上还有传言说一伙强盗最近在附近出没。他们的首领是一位身着黑色盔甲的强壮战士。黑羽游骑兵在正在试图搜索并消灭他们。

View
星期六(Starday),库索娜, 21号, 4707
Starday, Kuthona 21st, 4707

风和日丽的一天。法弗雷一行人买好马匹,沿着骷髅河东岸向北前行。

View
星期五(Fireday),库索娜, 20号, 4707
Fireday, Kuthona 20th, 4707

轮船到达了瑟兰图拉湖,晚上在伊尔苏里安靠岸。阿道夫知晓伊尔苏里安是由柯沃沙的反对者们几十年前建立起来的。这里的居民多疑而好斗,事实上整个小镇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当地居民对法弗雷和亨克有种敌视情绪。因此他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多打交道,整夜和阿道夫在一起。

波提克斯先生提醒他们这趟旅程的已经抵达终点,双方即将分别并祝愿他们好运。

View
星期四(Oathday),库索娜, 19号, 4707
Oathday, Kuthona 19th, 4707

次日清晨,没有人发现一颗倒下大树的树干隐藏在水平面下,轮船被卡住了。船员们花了许多时间试图脱离困境。不幸的是,法弗雷不小心惊动到了树干上的蚊蝠巢,天地良心,在漫天蚊蝠袭击船员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树干上的突起。

伴随着叫骂声,船员们试图摆脱这些恼人的生物。法弗雷和亨克各自干掉两只,波提克斯先生用长剑把另外一只蚊蝠一劈两半。雷米和萨里斯塔被蚊蝠叮得满身是包。随后阿道夫的法术把蚊蝠消灭的干干净净。

当天晚上,轮船抵达了维斯特顿,这里是瓦瑞希亚最大的侏儒聚集地。在船员们前往碧杯客栈的路上,他们经过了许多小巧的白色小屋。屋子的门廊上都挂着风铃,发出怪异的声响。 更为奇怪的是这里的侏儒居民,尽管他们都非常礼貌,但是他们水汪汪一眨不眨的眼睛,诡异的微笑让船员们感到非常不适。

View
星期三(Wealday),库索娜, 18号, 4707
Wealday, Kuthona 18th, 4707

接下来一早,旅程继续。 河岸北边是萨诺丝森林,从里面时不时传来奇怪的鸟鸣和动物吼声。 天气仍然不错,甚至比之前更热了。不幸的是,这造成了尽管是在冬天,船员们仍然遭遇到了蚊群袭击,他们不得不用明火驱离这些讨厌的虫子。

波提克斯先生说这里前几个星期一直普降大雨。所以河水已经倒灌安提,使得走陆路更加困难危险。

View

I'm sorry, but we no longer support this web browser.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or install Chrome or Firefox to enjoy the full functionality of this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