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of the Runelords

星期四,阿贝迪厄斯 10号,4708
Oathday, Abadius 10th, 4708

一早,法弗雷3人听说一些先前逃离龟背渡口的百姓晚上返回了小镇。许多人都受了点伤,在教堂里接受西里德神父的治疗。他们说在潘达卡南边遭到了强盗的伏击。

法弗雷3人觉得自己处理一伙强盗还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在中午时分抵达潘达卡。当他们走进酒馆打算吃点东西的时候,发现了熟悉的身影,哈里森,莱因哈特和塔图斯正在和当地人打探消息。

哈里森,莱因哈特和塔图斯已经听说了兰尼克要塞的失陷,法弗雷仔细和他们描述了战斗的经过。哈里森3人在来到潘达卡的路上已经解决了在南边伏击的强盗,因此众人决定朝兰尼克要塞进发。

在返回龟背渡口的途中,哈里森和斯塔图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View
星期三,阿贝迪厄斯 9号,4708
Wealday, Abadius 9th, 4708

莎蕾露一整天都在克里格森林中寻找雅加卓斯和其他游骑兵,但是她一无所获,倒是发现了一些食人魔裔的踪迹。

View
星期二,阿贝迪厄斯 8号,4708
Toilday, Abadius 8th, 4708

第二天早上,小镇上空阴云密布,人们愁云不展。绝大部分镇民都听说了兰尼克要塞的悲剧,他们称之为“钩子山大屠杀”。不少家庭开始打包行李,准备逃离小镇。其他家庭听说了西里德神父的预言决定留在小镇上组织防御。

幸存的三人没有责怪那些逃离的民众。现在的情况是很糟糕,看不到希望,仅仅只靠他们三人能做什么呢。如果法弗雷的其他同伴在这里,他们可能会有更好的选择。已经过去了2星期了,回想起来,法弗雷希望自己用更加严重的措辞来描述黑羽游骑兵团所面对的危险。

法弗雷和沙蕾露从留守镇民那里借了2匹马,他们花了一上午前往要塞侦查下情况,阿道夫则继续留在镇上。整个森林异常安静,他们在路上没有发现任何食人魔。他们在距要塞不远处藏好了马,悄悄的穿到森林边缘。

天气晴朗,但是地上由于晚上的大雨任然泥泞。两人借着树林的掩护观察要塞。一组食人魔正在北门工作,试图堵上他们打穿的洞口。城墙上还有不少食人魔巡逻。

“如果我们两个单独突袭这里就是在自杀”法弗雷嘀咕
“是的,那完全是疯了,我们最少需要5个人才能杀光那些食人魔”沙蕾露回应道。

稍后,沙蕾露追踪在森林里面的痕迹找到了1具完整的食人魔尸体,他们设法把尸体运回了龟背渡口,西里德神父施展了死者交谈法术。
“谁命令你们进攻要塞的?”
“贾格思,新的大佬,最大的那个”
“贾格思/或新大佬是不是听从小矬子的命令”阿道夫问道,他知道食人魔通常把人类称为“小矬子”
“小矬子命令不能我们!”
“那穿着红黑色的袍子的是谁?”
“啥?” 法术结束了

View
星期一,阿贝迪厄斯 7号,4708
Moonday, Abadius 7th, 4708

“法弗雷。。。醒一醒,我们应该出发了。。。”

法弗雷睁开了眼睛,他浑身疼痛,每根骨头都好像不在正确的位置上。沙蕾露双眼通红,声音沙哑,看起来糟糕极了。
经过一番讨论,虽然他们想要重新进入森林寻找他们的同伴,但是食人魔的下个目标很有可能是龟背渡口的居民,他们必须发出警告。而且如果有幸存者,龟背渡口应该也会是他们的目的地。也许他们可以在龟背渡口找到其他幸存者。

三人花了几个小时,在午后到达了龟背渡口。他们在教堂里找到了西里德神父。
“神父,我们有一个坏消息。”

沙蕾露返回克里格森林寻找线索。阿道夫和法弗雷接下来一整天都等在龟背渡口,希望能找到其他幸存的游骑兵。

当晚,三人一无所获,失望的和西里德神父讨论了接下来的对策。西里德神父声称在此危难之际,他运用了教堂的一件古物,一张古老的预言卷轴,得到了埃拉斯蒂尔的神寓“黑暗的巨浪正扑向龟背渡口,然而我的追随者需镇定面对逆境,英雄会在此诞生。”

View
星期日,晚,阿贝迪厄斯 6号,4708

游骑兵们的包抄突击一开始取得不错的效果,留在城墙北门附近的食人魔被打了一个搓手不及,不少食人魔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倒下了。但当游骑兵们突入中庭后情况迅速恶化了起来,食人魔并没有如同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发生混乱,怪物们开始有组织的进行反击,一个不知名的游侠最先牺牲,接下来的是萨里安娜的火纹豹和莱利瑞亚的凶暴狼也遭遇了不幸。随着战线的深入,情况也愈加恶劣,在战至中庭中部时,法弗雷发现卡雷里亚斯——哥兹莱的德鲁伊与他的巨狼希尔瓦伊尔倒在了一起,战场上到处是先前战斗游骑兵的尸体。雅加卓斯迅速判断了下形式,他发现食人魔已经突破了要塞的正门,虽然在正门附近有近二十具食人魔的尸体,另外外加他们一路包抄进来干掉的食人魔,但是太多食人魔已经进入了要塞内部,游骑兵们已经失败了。

更糟糕的是,中庭内十几个仍然幸存的食人魔注意到了这个游骑兵小队,咆哮着向他们发起了冲锋。

雅加卓斯一把抓过法弗雷“我们得撤了,太迟了,我们已经失败了”他高声喊道“撤,快撤,躲到树林里希望能甩掉他们。”

法弗雷抓住亨克催促他赶快撤离。一撤出城墙,所有人努力逃向克里格森林,他们可以听到身后不远处食人魔发出的嗜血嚎叫声以及怪物们庞大的身躯在泥泞大地上疾行发出的密集啪嗒啪嗒的声音。

法弗雷,沙蕾露,阿道夫是最快的,法弗雷在进入森林前回头观察了下情况,他看见威尔由于在之前战斗中身负重伤已经落后了,亨克正扶着他一起艰难的移动。莱利瑞亚正在治疗他们,雅加卓斯正在射击掩护他们撤退。又有3个食人魔倒在了箭下,随着大批食人魔逼近,但是他们不得不继续逃跑。

众人进入森林后疯狂逃窜,希望甩掉食人魔。在黑夜以及大雨中非常难以看清环境,阿道夫和法弗雷不敢使用魔法照明,生怕光亮让他们变成一个靶子。沙蕾露抓着他们两个人的手在前面飞奔,他们现在只能相信精灵游侠的直觉。过了一会,三人发现其它人掉队了,折回去帮忙,两三个食人魔从黑暗中出现,其中一个打碎了莱利瑞亚的肩膀,威尔的小腿也遭到了一下重击。众人努力消灭了这一小股食人魔,随即听到了更多食人魔发出的声响。

幸存的游骑兵们开始继续逃亡。他们不停的奔跑,法弗雷再一次感觉肺部火辣辣的疼痛,他跌跌撞撞的前进,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跑在他身前精灵游侠灵巧的身影上,不断奔跑,战斗了一整天,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沙蕾露紧紧抓着他的手是他坚持没有倒下的唯一原因。

过了不知道多久,沙蕾露停了下来。“其他人在哪里”她焦虑的问道

法弗雷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木然的转身。

除了阿道夫和他自己被沙蕾露拽着,其他人都不见了。三人默默的等了几分钟,什么人都没有出现。

沙蕾露发出了愤怒的咒骂“看在黛丝娜的份上,我们怎么这么蠢,我以为其他人跟着我们!”

三人试图根据痕迹找到雅加卓斯,威尔,莱利瑞亚和其它游骑兵,但是失败了。由于害怕引起食人魔或森林里其他生物的注意,他们不敢高声呼喊。过了一段时间,沙蕾露承认即使师她这样经验丰富的游侠,由于疾行,黑暗,大雨也迷失了方向。

他们最终蹒跚逃出了克里格森林,找到了通往龟背渡口的道路。还是没有其他人的踪迹,沙蕾露背靠一棵大树,缓缓的坐在了地上,她用满是泥泞的手捂住双眼。

法弗雷和阿道夫身体由于疲劳完全麻木了,他们直接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View
星期日,阿贝迪厄斯 6号,4708
星期日,阿贝迪厄斯 6号,4708

第二天一早,法弗雷被摇醒了。
“尖啸已经离开了”桑伽说道“道路安全了,我们现在出发” 游骑兵们在桑伽的带领下沿着山路小心前进,
几个小时后,他们发现道路被山体滑坡完全阻隔了。
桑伽惊愕道“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里明明有路的,我确定。。。肯定是我离开后发生了滑坡”
“也许是尖啸弄的?”萨丽安娜猜测道。
“不”雅加卓斯“这样即使我们多在洞中也会听到声音的,这看起来的确是最近的滑坡,也许是在桑伽离开后不久发生的,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巧合,或者是食人魔发现桑伽逃脱而故意阻隔了道路,佛比诺,飞过去看看对面有什么。”
小侏儒点了点头然后飞向天空,几分钟他回来了“整个山谷都被埋了,不管里面有什么,所有东西都被成吨的巨石埋住了。”
“这可能是个幻觉,你有没有碰过那些石头"阿道夫问
“噗,我当然有,我们侏儒知道一些幻术的把戏,对过的可都是真材实料的石头”
“现在怎么办?”威尔看向雅加卓斯和萨丽安娜,他们的领队。
“我们现在做不了什么”萨丽安娜
“是的,所以不要再浪费时间,让我们返回兰尼克要塞”雅加卓斯做出了决定。
游骑兵们垂头丧气的开始返程。他们又要花一天在危险的山路中穿行。法弗雷听到有些游骑兵在暗地抱怨——他们很明显在埋怨桑伽浪费了时间。桑伽显然也听到了,他看起来十分愧疚。
过了几个小时,佛比诺再一次降落报告了坏消息“我发现我们前面几英里有一大帮食人魔,他们,他们看起来正在向兰尼克要塞进发。” 每个人心中都泛起了一股寒意,几乎所有最好的战士现在都在这里,要塞本身非常脆弱。
"那我们必须抓紧了"雅加卓斯说道“不要浪费任何时间"
整个游骑兵队伍以一种稳定的步调开始加速,法弗雷3人发现他们开始渐渐跟不上大队伍了。这些游骑兵都是硬汉,习惯于以这种速度在山中行动。他们的忍耐力惊人。可怜的阿道夫很快开始大口喘气,似乎有一团火在他的肺里燃烧,让他痛苦不堪,其它两人很快也支撑不住了,沙蕾露殿后来帮助他们继续前进。
法弗雷感觉度日如年,他几乎由于疲劳晕眩过去。佛比诺会时不时下降报告情况。他清点出前面这群食人魔的数量大概是100个左右。 "100个食人魔?我们怎么才能干掉100个食人魔?"法弗雷听到前面一个不认识的声音问道。
当游骑兵们重新看见兰尼克要塞时已经是晚上了。更糟糕的是还下起了倾盆大雨,密集的雨水严重影响视线。游骑兵们在森林边缘观察情况,他们发现食人魔们设法打穿了北门,已经侵入进了中庭。激烈的交战声音从要塞中传出,游骑兵们可以听到巨狼雷声般的怒吼声。
“是卡雷里亚斯”雅加卓斯嘀咕道。
“他正在努力”萨丽安娜补充到。
“我们在等什么?”桑伽愤怒的问道“我们从后面夹击这些怪物!”
“我们不能这么盲目冲锋,我们都会被干掉的”威尔反驳。
“哦,我真不敢相信大威尔竟然尿裤子了?你的兄弟也在要塞里啊”桑伽不甘示弱的回嘴。
“都给我住嘴”萨丽安娜一声怒吼“威尔是对的,安静一会,雅加和我会制定个攻击计划。”
在游骑兵交流的时候,佛比诺已经坐在巨鹰背上从空中朝着食人魔背后开火,但是游骑兵们看见两道粗大的闪电从劈向天空,小小的射手和他美丽的坐骑如同石头一样直直的坠入到要塞里面。
"如果我们小心点,我有一个法术能一些人隐身进入要塞"阿道夫建议到。
雅加卓斯和萨丽安娜转向他
“要塞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我们可以在那里挡住食人魔”萨丽安娜说道
“萨丽安娜,他们是食人魔,他们会突破的”
“如果你没有其他计划,那就闭嘴,阿道夫,你能隐形几个人?”
“5个”
“好的。。。你们这些兔崽子谁愿意和我一起去教训下食人魔?” 萨丽安娜停顿了一下选择了桑伽,莱利瑞亚和其它两个法弗雷不认识的游骑兵,阿道夫为他们施展了隐身术,5个游骑兵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愿黛丝娜引导你们取得胜利"雅加卓斯默默祈祷,过了5分钟,在他估算着隐身小队应该已经摸进要塞后,这名老兵开始组织集体冲锋。他甚至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法术能让众多动物伙伴听懂他的命令
“好了,所有人准备好根据我的口令行动,我希望射手们呆在近战人员20步后,指挥官需要我们,我们已经损失了不少时间了,所有人准备好?。。冲锋!!”

View
星期六,阿贝迪厄斯 5号,4708
Starday, Abadius 5th, 4708

第二天一早,一支庞大的巡逻队离开了要塞。巡逻队由雅加卓斯和萨丽安娜带领,成员包括威尔,桑伽,佛比诺,桑农,莱利瑞亚,亨克,阿道夫,沙蕾露和法弗雷也在其中。众多动物伙伴一起随行:基布——雅加卓斯的黑熊朋友,萨丽安娜的火纹豹,佛比诺的巨鹰。

桑伽为整个队伍在大山中指路。山路复杂险恶,巡逻队进度缓慢。时间飞逝,动物们逐渐焦虑不安起来。突然,佛比诺——作为骑着巨鹰的空中侦察兵,俯冲下来发出了警告,他转身指着天空。众人发现一个巨型的身影正在急速向他们飞来。

“是尖啸”雅加卓斯脸色煞白。
“快找掩护,否则我们就完了”沙蕾露和萨丽安娜发出了警告。

游骑兵们迅速展开了搜索,随着黑影的逼近,法弗雷看到尖啸是一只羽毛漆黑如墨的巨鹏。

“上面,那里有个山洞” 桑伽喊道。

众人急忙逃向山洞,但是山坡实在太陡。很快,他们听到了羽翼拍打空气发出的巨响,游骑兵们转身射击,巨鹏身中数箭后愈加狂怒。它俯冲用巨爪抓起了一名游骑兵,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碾碎了。

趁着巨鸟重新拉高盘旋准备再次俯冲这段时间,众人加紧攀爬,终于躲进了山洞。幸运的是山洞中没有其它生物,也足够容纳他们所有人躲开尖啸的巨爪。后者在洞口试图抓取更多猎物时,众人努力抵抗终于迫使尖啸撤退。

一些游骑兵冒险出洞观察巨鹏是否离开,但是他们很快逃了回来。

“我们被困住了”
萨丽安娜开始清点人数“谁前面被抓了?我没看清。”
“桑农”威尔面色悲伤“是桑农”

游骑兵们等待了数小时希望这头野兽离开,但是尖啸是个非常有耐心的猎人。 最终,随着夜幕降临,游骑兵们决定在洞里过一夜,法弗雷三人了解到尖啸——这只黑羽巨鹏是山脉中最恐怖和危险的捕食者。众人士气低落,显然这次探索任务开局十分不利。

View
星期五,阿贝迪厄斯 4号,4708
Fireday, Abadius 4th, 4708

桑伽返回了要塞,他看起来受了不少伤。他报告拉马塔发现了一处食人魔的据点,还有一个披着红黑袍子的人形生物和他们在一起,正在举行什么仪式。拉马塔决定第二天,会组织一个突袭队袭击这个据点。

其他游骑兵告知桑伽天堂号沉没的消息,桑伽看起来很震惊而且他在听到没有发现露西船长尸体的消息后显得放松了不少。这引起了法弗雷的怀疑,在桑伽疗伤的时候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在桑伽身上发现七角星纹身。

View
星期三,阿贝迪厄斯 2号,4708
Wealday, Abadius 2nd, 4708

接下来一早,法弗雷继续他的调查。他在镇上打听帕卡拉斯是否是一个贪婪的人,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帕卡拉斯就是个普通渔民,并不是一个特别贪婪的人。
法弗雷再次拜访了中年渔夫,并检查了他的纹身,纹身上面并没有魔法灵光。法弗雷又问了些问题,帕卡拉斯并没有给出什么新的线索。

当天晚上,法弗雷和其它游骑兵返回了兰尼克要塞,并向拉马塔·贝登报告了所见所闻。

View
星期二,阿贝迪厄斯 1号,4708
Toilday, Abadius 1st, 4708

新年第一天,桑伽前往钩子山脉巡逻。当天晚些时候,龟背渡口方向有人驾马急冲冲的赶来要塞。他告知游骑兵天堂号,那艘赌轮,昨晚沉没了,目前没有发现幸存者。

法弗雷,沙蕾露,威尔另一个名叫桑农的游骑兵前去帮助小镇。当天下午他们抵达了龟背渡口,整个小镇一片混乱,许多人聚在岸边收集被湖水冲上岸的尸体。法弗雷一行人帮忙把尸体搬运到小镇上最大的建筑里——埃拉斯蒂尔的教堂。

他们在教堂里见到了年岁已高胡子花白梅林·西里德神父——本地埃拉斯蒂尔埃拉斯蒂尔牧师兼任龟背渡口镇长。

游骑兵们分头进行调查,法弗雷在乌龟厅注意到又名男子独自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喝酒,他的肩膀似乎由于哭泣不时抽动着。法弗雷小心的靠近,发现他是帕卡拉斯,他第一次到龟背渡口遇见的两个渔民之一。法弗雷打听到帕卡拉斯最好的朋友乌尔特罗昨晚在天堂号上面——他上船参加迎新活动。如果不是帕卡拉斯身体不适,昨晚他也会和乌尔特罗一起上船的。在交谈中,法弗雷注意到当帕卡拉斯举起酒杯时,他的右臂被袖口盖着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七角星纹身,看起来和瑟西卓恩魔印一模一样。法弗雷有技巧的询问这个已经醉醺醺的渔民,套出了这个印记是天堂号的露西船长给他的。法弗雷给他展示了自己有着相同印记的护符。帕卡拉斯咧嘴一笑,说现在这个已经没用了,这个符号是露西船长给天堂号上最受欢迎客人的。有这个记号在天堂号上可以享受贵宾待遇。

法弗雷返回教堂并且检查了尸体。在25具尸体中他只在其中一具尸体的右臂上发现了瑟西卓恩印记。随后,他请求西里德神父对这句尸体施展死者交谈,但是法术奇怪的没有起效。

View

I'm sorry, but we no longer support this web browser.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or install Chrome or Firefox to enjoy the full functionality of this site.